永利 > 即将上映 > 冗长之序

原标题:冗长之序

浏览次数:123 时间:2019-10-14

文/梦里诗书

《饥饿游戏》好不好?不好不差,作为一部针对美国青少年的电影其有险象环生的生存游戏,也呈现了通俗易懂的美式精神,但却一直欠缺能称之经典的深度,第三部的上下分离,这上所寄予便是文戏中以多角度来赋予《饥饿游戏》这一点,但劳伦斯并不是天才型导演,那玩不好的深度,终化作了这冗长之序。

电影所改编的原著本身就是一部颇为经典的反乌托邦之作,而前两部《饥饿游戏》着点是让观众熟识电影的世界观,在两次逐步升级的生存杀戮游戏中得以终曲那为自由革命的魅力,如二的片名所言星火终以开始成燎原之势,当观众翘首以盼,以为革命之战终能到来,《嘲笑鸟(上) 》无疑如一瓢冷水浇灭了绝大观众的如火之情,其近乎用所有的时间来倾述着一场又一场的文戏,媒体舆论战占据了着主导,女主内心演变的呈现,这部上绝非一无可取,电视是在在极尽全力升华填补着电影的内在,但这种拔苗助长的生硬确又仅能令人唯感苍白。

永利,弗朗西斯·劳伦斯自第二部开始接手《饥饿游戏》,作为半道出家的接盘,他对科幻题材电影的调度把控明显要更优于编剧出身的盖瑞·罗斯,但另一面劳伦斯并非诺兰,从他的《我是传奇》用两种结局备份电影的做法,就不难看出他更是一位守恒型导演,而当《嘲笑鸟(上) 》所求就是要极力凸显深度,玩转内涵之时,从成品看劳伦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两方互发着檄文式的宣传片,男主营救也自是情理意料之中,为了最后的高潮剧情皆只能平若止水,没有游戏,玩不了末世,更不会有神魔,只有急待从文字转化为影像的深度,如此挑战的高难度,劳伦斯所做也只能让燃烧女孩弯弓射飞船,让电影这把火不至于全熄。

你希望在电影中看到燃烧女孩凯妮丝是什么?一个超级英雄还是一个华盛顿?但《饥饿游戏》对凯妮丝的塑造她并不是一个一夫当光万夫莫开的无敌侠,在政治上她无论是国会区还是反抗运动她也都仅是一枚当权者的棋子,而非真正意义的领袖,不出所料众人皆能得知电影结局最后会发生什么,《嘲笑鸟(上) 》深度所在虽然是讥嘲着当权者利用媒体做着夺民心的演说派,来谋取自身的政治利益,但这个深度点其实并不能绝对契合电影,将正反两派皆化作此番,实质是一杆打翻一船人,令那本为生存为自由更为了爱情而战的女孩蒙上了一层政治的阴霾。

乏善的情感,难生共鸣的暗喻,这部终章序曲夹杂了太多自以为是来现深度,实仅是平庸的冗长,令人也仅能唯望那终章还可在光影间展现一场真正的自由梦幻。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即将上映,转载请注明出处:冗长之序

关键词:

上一篇:是一个持续的行动

下一篇:空山新雨后